•  

     

    noru王子生日快乐!谢谢这个有网络的时代, 谢谢这个国际化的社会,谢谢……(喂)

    咳,我只是想说,谢谢这一切让我可以努力的靠近你,守着你,尽情去喜欢!我的王子,祝你生日快乐!!

    我发现,我爱noru的状态越来越可以形容为“默然珍爱,寂静欢喜”。七年前,刚接触剧团,我恨不得开口就想“拉人入伙”,每天四处"宣传";恨不得每天和朋友聊她们,聊剧,一切细枝末节都可以让我品味一晚甚至一个星期。近几年,很少提及剧团,好像它已经封存在那个叫回忆的地方似的。但从来不会忘记想noru,不会忘了查看关于她的消息,在她的每一个演出前后祝福,欢喜。在她生日的时候仔细的选一张卡片,画一张图,认真的贴上邮票,在邮筒跟前自己碎碎念一阵,然后在旁边寄信人诧异的目光里郑重其事的把信封扔进去。我不知道这纸片是否真的能漂洋过海,送至我爱的人的手里, 更不确定她会否明白我混乱的夹杂着各种语言的表达。而这却成了我爱她的仪式。

    渐渐感觉到,对她的喜欢已经不用再表达(鬼才信!),不期待他人的认同就能自个儿心花怒放个不停~ 只在她的名字,身影爬上心头的时候默默的欢喜。静静的,只要守着她就好,只要能看见她就好。只要有一点儿她的消息就好。只言片语,一颦一笑都能让我心动好一阵。我乐于这样“寂静欢喜”的状态。好像冬天里,眯着眼睛看火苗热烘烘的跳动,我守着它,没有言语,却温暖幸福。

    又是一个你的生日,我又踏入一个爱你的年头,希望王子今年也能够健康快乐。我,可以一如既往的“默然珍爱,寂静欢喜”。

     

    今天,一定要是开心的一天^^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2-06-01

    2012.6.1 - [梦想&胡思乱想]

     

    ......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来自noru官网"星星的画室"

    阿布扫描自<哀歌>场刊

    很久没有关注剧团了,今天特地跑去官网看了看各组名单和今年的公演计划,还好,并不是很久,大家都还没大动的样子~(你以为你出去银河系了吗?) noru殿下,虽然一直有追她的消息和博客,但好久也没有看剧或影像了...但爱就是爱,本命终究是本命.寂寞颓丧的时候,此间种种就挥之不去固执地在脑海里徘徊,那么闪闪亮亮的,就像第一次出现在记忆里时一样.也让我记得,追逐梦想的光,不畏困难的勇气和泪水.

    ......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1-12-16

    一次说再见 - [漂流生活]

     

    今天终于和中文班的学生们说了要走的事. 大家反应很平静, 因为我年年都有这么一回:"啊, 你什么时候回?" 大家一边打开课本, 头也不抬的说. "可能是永远的了..."这句才是我纠结许久的答案. 面对大家随之而来的惊奇目光和哗然, 我有点不好意思, 感觉自己像个罪人似的站在中间. 也有点后悔自己犹犹豫豫到现在才说, 其实早就知道了的. 怔怔的看着大家: 似乎有人不太满意, 有人有点吃惊, 还有, 很多不舍得. 后来当然是说了很多抱歉,不舍得, 喜欢大家什么的话. 很无力. 开始上课. 觉得上课也有点无力, 因为讲什么都不能一口气把要教的讲完吧. 这是倒数了吧. 于是说什么都觉得是废话,有不停的想说废话...(爆) 这么纠结着, 我这一节课就说了篇阅读外加点文化常识...

    回家的路上, 一如既往的低落. 我对教中文这件事情的情感可以用诡异来形容: 每次去之前都老大不愿意, 恨不得从一早上就开始嘟囔了---我不喜欢一天结束的时候心里有事儿要惦记的感觉. 可是上课往往又是非常愉快的过程, 于是每每下课时的心情特别沮丧, 因为集中精力, 开心积极的时刻结束了. 又回到现实的麻烦事里了, 又得一个人悻悻的回家, 晚餐, 面对第二天... 索然...

    就这样, 至今我也弄不清我到底是喜欢教还是不喜欢教... 可是上课的充实到底是真实的, 和许多喜欢学中文的老头老太太, 大妈大叔, 白领在一起也是相当热闹和快乐的事情. 真的喜欢他们. 因此也有自卑, 毕竟自己不是专业的, 有时候面对他们认真的目光觉得自己是个大骗子! 喜欢和他们说中国文化, 说多了占用课堂时间又觉得不忍... 于是经常拖堂...

    唉... 我简直就像个暗恋少女, 一会欢喜一会儿忧, 还不停的暗自思量~~ 带着这般复杂的心情和许多的不舍得, 我大概是真的要正式结束这番工作了.

    感谢这段缘分, 和中文课, 和学生们. 第一次做了老师, 也许, 希望, 将来可以做一辈子.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1-09-05

    合租的教训 - [漂流生活]

     

    合租是一件非常微妙的社会活动, 很容易快乐, 也特能烦恼. 与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五年, 想说, 为了"暂时幸福"这件大事, 合租有两点一定要死磕! 一是明算账!!!! 二是有话得说清楚!!! 这不是计较, 是坦荡的前提!!!!!!

    以下文字火气大, 夏天阅读注意```

    ............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看到国内要上凯奇叔领衔的这部电影了, 忍不住想要说上两句. 当时去看这部电影当然是冲着凯奇叔的. 他是我最喜欢的男演员之一. 潇洒细腻的演技总可以瞬息万变.

     

    .........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多久没有画画了?久得自己都算不来,都不好意思去算。 没有时间,没有心情, 没有环境…… 总是有这样那样微不足道的理由去懒惰,去放弃。 就这么一拖, 就不知过了多久。再拿起笔来的时候已经是这样的生硬, 怯场。时间就是这么个可怕的东西,如果每日都说:“ 今天先算了”, 一瞬间,就是拾不回来的空白。

     

    今天终于坐下来。铺上纸, 摊开书, 动了笔。 只画了一张人物,用时不过四十五分钟。 放下笔,舒了一口气。觉得情况倒还不算最糟。但手是一直很僵硬的。以致现在从手指到手腕都还酸。 不是自己用功,恰恰是实在久不动笔至此。看着这张头有点歪, 肩有点斜,腿有点短(爆)的小人儿,仍充满了幸福和满足。踏实无比。嘲笑自己:真的是每天几十分钟都没有吗?那才鬼哩!

     

    不行,不要这么麻木的活着!(太夸张了伐……) 想一点点的描,一点点的画。就想这么生活。我想时间这回一定会是个慈祥的圣诞老人了。每日都画一点, 一瞬间, 就是数不清的画稿堆积的幸福。我等着收我的礼物!

     

    当年从造型转到史论方向时,我满满的说过, 不要再在老师每周逼稿的情况下画画,不要画或做那些所谓的现代艺术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之后老师却点头称是。既然以前的周末都用来纠结这些作业。那以后爷不干了,周末就都可以用来按自己的意志画画了!多美好啊!现在想想当时的样子, 暗暗骂:美好个球!从学校行政手续办公室走出来之后的四年。不知不觉的在拼命追赶进度,学习, 听笔记, 弄明白那些蹩脚的文字之中溜过去了。闲暇不是没有, 就那么被懒着, 看片,发呆,回家……给用掉了。当时的关于绘画的美好设想就这么早就在爪哇国生根发芽去了……

     

    现在握着笔的我,仿佛是从一个长长的乱乱的梦里醒了,或者是从另一方世界游离归来:踏实,清醒。还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清楚今后要坚持什么。就是画画。即使现在的自己差得可笑,这么大了,用这样的烂画去告诉别人自己要画画。人一定觉得我是被电着了……可是,这是真的,我要画画!以前是, 现在还是!

     

    时间爷爷,你要记得带礼物给我哦!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从白天起, 便自然的流入了某种状态, 一个莫名的与自己相连的世界里.

     

    市中心的梧桐树上一贯的挂满了三色的旗帜. 而这个总是阳光样灿烂的小城今天难得的阴郁, 居然下雨, 凉风阵阵. 一点也不节日啊.

     

    没什么, 只是想念, 想得直累. 想看见他们突然转身, 笑着出现在眼前; 想看他们策马在树林里闪动的光影; 想看见安德烈的眼睛; 想看见, , 奥斯卡.

     

    突然想说, 勇气源自于爱, 非常多的爱.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最亲爱的王子殿下生日快乐!


    刚刚看了栗子写的话, 栗子用自己的努力在今年更加的靠近她了. 亲爱的, 为你感到无比骄傲!
    看着栗子写的话, 也转头想自己. 自己期望过什么呢? 我很幸福, 所期望的都实现了, 志同道合的朋友, 2001玫瑰视频, 稽古, 去看王子的生舞台>< 这样, 与她并肩的生活着, 就是最完整的美好! 我常常说, 我喜欢的人里, 没有一个是在三维世界的, 他们散布在神秘宇宙的各个角落, 即使我坚定不移的相信着每一个人物的存在. 幸而, 我遇见了noru, 并于她生活在平行的时空里. 这样的并肩, 让我有机会分享到她生活的点滴, 见证她的幸福. 谢谢你呢, nrou!

    这个星期是论文前最后的战役, 惭愧头疼脑热饥肠辘辘的我拿不出什么新意来祝福noru的生日, 只记录一个这大半年来我都挥之不去的镜头:
    在越路桑concert之前74期"四巨头"的聚首会谈, tamo在讲她生病时的经历和感受, 镜头不觉移到noru, 她听得那么入神, 微微皱着眉. 说着说着, 只见她的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充满了眼眶. 这一刻我的心真的就在一起了, 真的特别难受. 为tamo, 也是深深的感受到noru在这一刻所传达出的真情. 这次的眼泪不是退团时的不舍, 不是25年DS上的感慨和欣慰, 是心痛, 清晰的, 在她入神的表情里, 我清楚的知道她瞬间的情不自禁.
    我爱她的真情实意, 爱她的自然美丽.
    Noru桑, 虽然今年你的家乡惨遭重创, 但仍然狠狠的祝福你, 生日快乐! 请一定要快乐!

    今天, 也希望大家都要开心, 今年, 也要爱她哦!

     

  •  

    半夜在豆瓣听广播, 竟碰上了<浪客剑心 追忆篇>的原声! 真是好久都没有听到它了! 出来上学的时候, 我还特地背了这张CD来的说, 最近几年是很少想起剑心了, 但再次听到, 还是如当年一样感动: 像和朋友在破电脑上看这部OVA, 在火车站后院淘到这张碟, 深夜从画室回家的路上在宽阔的大路边狂奔边听着这它的时候一样! 又是一个大半夜, 一个人遥远的屋子里, 高中时代的感觉全都跟着追忆紧张苍凉的旋律扑了过来, 直听到泪流满面...... 那是何等遥远? 不论是在时间上还是空间上. 也许正像追忆篇的色彩. 我总是想抓住以前的东西, 这种怀旧往往过于强烈了罢... 但, 剑心, 不, 他不是旧, 而是一直的喜欢!


    噗, 我写了啥伪伤感加表白的呓语= = 今天也要纪念一下俺的论文正式截稿! 乌拉! 我对得起杨提督!(啥) 在六月之前写完了, 这十天来是磕磕绊绊的修改, 今天终于连最后一个句号也至少看了三遍了! 不管了! 就这样结束了吧! 现在的工作是, 奋力加插图和注释ing~~~ 这个工作远比想象的腰艰巨啊T T 我说你, 当初写那么多干嘛...
    希望能如期完成, 希望老师不给打回来!(爆)

     

  •  

  •  

    这星期上中文课, 教"牛"这个字. 为了与时俱进, 我积极补充着汉字的新意: "除了牛这种动物, 现在这个字也可作感叹词, 表达..." 话还没说完, 想伸出的大拇指都还没伸直, 就有一衣冠楚楚的上班族大叔学生接话道:"牛逼!" 还无比自豪兴奋的看着我, 好像回答对问题的小学生那样.

    我顿时无数的点点点点点..... 语塞.... 事后狠命叮嘱大家最好别乱用, 尤其在你们都搞不清楚中文语境的情况下...

    语言文化交融, 真是爆笑的事物呀!

     

  • 五月铃兰, 每次看到都会惊喜>///<

    进入五月了! 这个月,是很关键的一个月! 一定要把初稿写出来!
    从开始写论文起, 就听到大大小小关于前辈们的论文传奇。什么两个星期出稿的,15天上交的, 也有许多杯具, 不让答辩的, 夏天之前无论如何也没写完的,云云。。。 我一个新进的论文生手在这些故事里怯怯的摇摆着。直到五月, 前面想了一百种可能性也都是枉然。五月,只有我的五月是实实在在的! 杨提督纪念日之前, 我一定要看到我的初稿!!!!! 前面也看了些书,做了些准备。 细节,程式的地方之后再说,先把大体写出来吧。觉得自己写东西跟画画的概念一样, 一定要先勾轮廓,再一遍一遍的深入, 不能一下把一个地方具体。总要一次一次的又改又加。不知道这样的方式是否事倍功半。 不管了,反正就是个画画的。就这么写吧。

    加油加油加油!!!好好生活,好好写作!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这几天在整理论文中涉及人物的单子. 我快被那乱成鸡窝的希腊化时代人物谱给整癫狂了!!! 我说你们高密度的近亲结婚就算了, 超离谱的个人婚姻史就罢了, 本来都乱, 为啥还取那么多一样的名字!!!!然后再标什么一二三四五!找事儿!太找事儿了! 俺对于数字超级缺乏敏感性啊啊啊啊!!! 光克里奥佩特拉十几个! 叫托勒密的快上二十个了! 之后什么阿尔西诺艾, 贝里尼斯......加上一些奇怪的3,4,5之类的阿拉伯或罗马怪物符号,简直就是灾难灾难.......... 一会儿三杀了二,一会儿八逼死了六的..... 我说你们越叫一个名儿越往一块儿碰么? 你们以为是打麻将么?? 在取名方面不能有点建设性么??? 你们发明字母文字是干啥吃的? 难道就为了给所有女孩都叫阿花么???

    之前刚开始不了解情况,看到那么多关于克里奥佩特拉的记载大喜. 现在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, 一串一串的克里奥佩特拉们强悍的在地中海的政治界游走着, 而却只给我这个可怜的人留下咒语一样的三四五......

    最近常常遇见亚历山大(马其顿的), 我已经习惯性的看到他就想起莱因哈特. 希腊化的历史,是亚历山大帝国分崩离析四处开花的演出. 看着他的一个又一个将领, 随臣, 亲戚怎么从这个庞大的神话里你争我夺的要分一杯羹, 直视英雄身后的无奈. 转念一想, 亚历山大和莱因哈特有同样的才华, 力量和成绩(?), 而小莱的身后要平静许多. 不免感叹田中大神真是比上帝他老人家手软很多啊~~~(这是早上上课时的YY)

    论文压力很大. 原来越不知道能不能完成, 能写出些啥来...往哪写... 但决定不要愁, 日子,不能以一遮天!

    尽管现在已经"很早", 可是, 我还是想说, 今天要早起!!!()